两生花

发布于:2020-10-10

我这种男人,已然过了泡在网路上调情的时期。要幺纯粹出于灵魂需要,要幺就一矢中的,——除上床的目的外,无他谁会指望再来一场恋爱?生活哪有那许多奇迹,一点点涟漪,无非骗得你继续勃起而已。至少去年这时候,我仍然这样固执地编写自己漠然的世界观。就在去年七月,我认识了娃娃。她23岁,是南京大学行政管理系研一的学生,刚和男友分手,在网上无聊消遣,与我于某唱片交流QQ群上偶遇。因为共同爱好古典音乐的缘故,